生猪不好运冷鲜肉顶上去

日期:2020-01-08 13:12:44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编者按:在传统消费习惯中,即宰即销的热鲜肉一直是居民餐桌上的主角。因此,生猪调运在我国猪肉流通领域中一直占据重要地位。自去年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以来,多地生猪调运受阻,猪肉流通方式面临改变,生猪就地屠宰、冷鲜肉调运成为生猪产销发展趋势。业内人士认为,猪肉供应链将面临大变革,由“调猪”转为“调肉”,肉类冷链物流将迎来新机遇。   最近,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魏庄镇西庄头村的生猪养殖户韩卫国深深地感受到,生猪不好运了。尽管河北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但是作为疫情省的相邻省份,流通受阻还是不可避免地对当地产生了一些影响。   由于河北省生猪以输出为主,调运受阻,导致当地生猪供大于求,猪价下跌。“只能低价卖出,也没有别的办法。”韩卫国无奈地说。   生猪调运受阻倒逼养殖户产能调减   价格下行的压力在一年前已初露端倪。在2018年生猪供给增加的大背景下,生猪市场处于下行周期。此后,非洲猪瘟疫情的出现让生猪流通受阻,导致生猪调出地区供大于求,猪价下跌。   对于当前的生猪养殖形势,韩卫国不大乐观。“现在除了严控运输外来车辆,加强消毒,我们没有其他可以做的。”韩卫国坦言,如果猪场可以一直坚持下去,疫情过后猪肉价格肯定会涨。生猪尤其是母猪价格肯定是会涨的。“但是这个风险太大,现在不敢冒这个险。”韩卫国说,现在养殖场的存栏量已经从5000头减少到了3000头。   位于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南界城村东山的金河绿色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也在主动缩减养殖规模。据该公司负责人甄海章介绍,这家主要经营生猪养殖的公司成立于2002年,养殖规模在7000头猪左右,2018年8月份以来缩减规模至4000头左右。   “目前生猪调运用的都是在区农业农村局备案的专用生猪运输车,并且仅在邯郸市范围内调运。”甄海章介绍,屠宰场就近收购生猪屠宰,降低了引入非洲猪瘟疫情风险。不过,虽然运输费用没有上涨,但是由于邯郸当地屠宰场数量较少,所以生猪价格普遍压低。   “预计未来三个月后猪肉价格看涨。”甄海章说,尽管如此,公司仍将继续缩小规模,降低风险,甚至考虑全部清场改行。   猪肉产销转型冷鲜肉趋热   近年来,我国生猪产业布局不断调整,地区间供求关系也随之发生了改变。河南、江西、河北、山东、江西、河北、湖北等地生猪调出量都超过100万头,一些省份甚至超2000万头。   随着一些主销区生猪和猪肉自给率逐渐降低和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日益关注,传统消费习惯中凌晨宰杀、清早上市的热鲜肉与当前的消费需求出现错位,冷鲜肉正在成为趋势。在杭州市区,冷鲜肉消费比例已经达到猪肉消费的七成以上。   一些生猪调运受到影响的地区也纷纷将目光投向冷鲜肉,以保障供给。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兽医与屠宰管理处一位负责人介绍,1月19日,珠海发生疫情后,珠海市迅速启动了从阳江等地屠宰生猪、通过冷链运输冷鲜肉到珠海的方式保障猪肉供给。1月23日广州发生疫情后,深圳、东莞等主销区也采取了“运肉”的方式来保障供给。   长距离调运活猪的疫病传播风险很大,为此,广东省提出了生猪生产屠宰产业发展的“四个”转型升级,其中之一就是从调活猪向调猪肉转型升级。同时,作为2019年南方区(广东、福建、江西、湖南、广西、海南)非洲猪瘟联防联控联席会议牵头省份,广东省还计划在区域内推动此项专项升级工作,按照“集中屠宰、品牌经营、冷链流通、冷鲜上市”的思路,支持建设现代冷鲜肉品流通和配送体系,实现原则上生猪主产区就地屠宰,推动从运活猪到运肉品的转变。   在生猪产区,吉林省在加强动物运输车辆备案监管的同时,也已开始着手准备在全省范围内推广猪肉冷链运输,借以降低生猪调运带来的风险。   生猪调运不可避免严格监管是关键   不过,对于从事种猪繁育、以生产销售二元猪为主要产业的河北张家口正奥新农业集团有限公司来说,仔猪调运是销售中不可避免的流通环节。“我们积极配合兽医部门,共同做好联防联控工作,应对疫情。”该集团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生猪调运不能一竿子打死。”中国农业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认为,仔猪调运和一定量生猪调运对维持生产稳定性和连续性、弥补屠宰产能布局偏差不可避免,应当科学研判生猪调运,提高养殖场或养殖户的生物安全措施,加强基层防疫系统建设,科学防疫、严格监管才能真正降低疫病风险传播,提高区域间活猪、仔猪流通的安全性,保障生产的可持续性。  销地“调肉”成大势产地屠宰加工要加把劲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朱增勇张学彪   生猪流通是从生猪养殖、屠宰加工、肉品制造最终到消费市场的社会分工及价值增值过程。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生猪流通的发展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新中国成立至20世纪70年代末,特点是低投入产出和低流通。生猪生产只是家庭副业,城市的屠宰加工、消费和供应由国家统一收购调拨、覆盖本地市场,人均肉食品消费很低。第二阶段是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传统的分散型养殖逐步向现代集约型转变,但传统养猪仍占绝对比例。大量屠宰厂民营化,生猪流通加速和范围扩大,生猪生产和猪肉供应完全市场化,猪产业各生产环节重新整合,种猪、饲料、药品、疫苗等前端产业从萌芽走上了发展阶段。第三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规模化养猪迅速发展。一批具有国际标准的深加工食品企业发展起来,人均肉食品消费量快速增加。但此阶段年出栏50头散养生猪出栏比例仍然占70%以上。第四阶段是2007年以后至今,区域化、产业化、工业化养殖和一体化经营开始形成,生猪流通开始冷鲜肉流通转变。价格波动加剧,养殖户被动或者主动快速退出养殖,产业资本加速进入,生猪生产向粮食主产区集中,养猪行业规模化、集约化加速,大规模生猪养殖企业开始一体化经营,减少流通环节,构筑养殖、屠宰、运输等环节,冷鲜流通和消费开始逐步建立。   产销方式调整优化将由调猪向调肉转变   非洲猪瘟影响了中国当前和今后的生猪产品流通方式,未来生猪产销方式调整优化由调猪向调肉转变,跨省调运活猪将会下降。   在环保政策实施以及产能转移的背景下,南方主销区生猪产能降幅较大,北方主产区明显增长。生猪生产主要集中四川、河南、湖南、山东、湖北、云南、河北、广东、广西和江西等10个省区,2017年出栏量合计占66%。   从生猪实际调出量来看,河南、江西、河北等省生猪调出量大,河南每年生猪调出量2500万头,山东和江西在1000~1200万头,河北、湖北调出量在400~600万头,超过100万头的还有辽宁、吉林、广西、湖南、黑龙江等省区。北方产区猪价受疫情影响最大,2019年1月底河南猪价较非洲猪瘟发生前的8月份初价格下跌22%,黑龙江、吉林和辽宁分别下降31.3%、27.5%和30.9%。南方主销区由于环保政策及市场淘汰影响,产能呈现下降,福建和四川降幅最高,广东、浙江、山西、广西、贵州、北京、上海、重庆降幅也比较明显,重庆、四川、贵州1月底价格较8月初上涨41.7%、33.8%和49.1%,福建上涨10.1%。   从冷鲜肉调运来看,猪肉深加工能力强并且具有较强冷鲜肉生产和调运能力的省份主要是广东、山东、江苏等,山东猪肉深加工能力的提升带动其猪肉调出量居第一位,远高于其他省市,这些地区猪价和产能受影响较小。   综合来看,本地屠宰能力亟待改善、以外调为主的产区面临较大的市场压力,特别是河南和东北地区,猪价低迷导致其产能明显下降,而山东、江苏等省屠宰和猪肉深加工能力较强,同时已经开始以调运白条为主,更容易适应疫情下的市场形势变化,生猪产能则出现一定程度的增长。   冷鲜肉调运将弥补猪肉需求缺口   综合来看,在生猪产品流通方式变革的大前提下,生物安全水平高的大型规模场将会成为“点对点”生猪跨省调运的绝对主体,小规模户生猪流通范围将会进一步缩窄到市县;在环保拆迁后,供需偏紧的主销区生猪产能大幅回升几率不大,冷鲜肉调运将会弥补猪肉需求缺口,未来消费者需要主动或者被动从热鲜肉向冷鲜肉消费转变。   主销区屠宰产能将会向产区转移,产区屠宰产能将会进一步优化、加强,特别是东北、河南等近两年产能转移区和增长区,需要向猪肉深加工基地转变。   猪价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将面临一波市场行情。受前期生猪调运政策影响,主产区生猪价格持续低迷导致能繁母猪存栏明显下降,将会影响未来的生猪供给能力。2019年下半年猪价上涨预期较大,较好的市场行情将会持续到2020年。 日期:2019-02-20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