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贝的13个创业分部和13位“老板”

日期:2019-09-18 00:12:02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01 西贝独特的创业合伙人制  

30年来,西贝组织结构最与众不同之处,是西贝独特的创业合伙人制。即,在西贝平台上,有很多老板,他们自我驱动,自主经营。

2002年,24岁的大学毕业生齐立强在深圳先科公司工作半年后,辞职来北京,被贾国龙聘为西贝餐饮总经理,后又被聘为亚运村店总经理。“老板真大胆!我什么干部都没当过,就要我做总经理。”齐立强说。由于亚运村店经营不善, 2003年西贝免去齐立强亚运村店总经理职务,改聘齐立强为西贝市场营销总监。

当“老总”的经历刺激了齐立强的创业热情,他于2003年4月辞职,南下深圳开了一家名为“西北美食城”的餐厅。当年10月,贾国龙来深圳,提出:“小齐,咱们合作吧。”收了西北美食城70%股份,改名西贝莜面村深圳店,齐立强占30%股份,仍做总经理,西贝第一位创业经理诞生。

▲齐立强(图左)

齐立强说,当年贾国龙除了给自己派来一位厨师长刘强, 剩下所有事情—— 开店、拉客流、推新菜、带队伍,乃至对付黑社会——全部由齐立强自己搞定。“老板是完全放手,一开始就没有打工的感觉。西贝的基因就是,对我们完全地相信, 老板从来也不怀疑,这点特别宝贵。”  齐立强说,“当年老板跟我讲,反正西贝也不上市,你好好做,慢慢做,咱们彼此感恩,挺好。”

西贝历史上,有许多像齐立强这样“火线提拔”为店长、总经理的人物。在外人看来,贾国龙的人事决策过于随意、大胆,有点“乱点鸳鸯谱”,但贾国龙这样做的核心意图是培养人,培养西贝未来的领军人物—— 其中这些分部总经理在西贝被称为“老大们”。邓德海说:“外界可能只看到西贝舍得花钱让大家去培训学习,但与在关键岗位给员工试错成长的投资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正如贾国龙所说:“哪个创业老大不是花了千万级的投资培养起来的?”

什么是老大?贾国龙说:“老大要负全责,对员工队伍负责,对顾客承诺负责,对经营结果负责,这个文化是西贝创立30年来逐步形成的。  公司培养老大不惜代价,一是培训的费用,二是试错的费用。在每一位老大的成长过程中,公司都允许失败,特别是市场的老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公司愿意承担试错的费用。”

继齐立强在华南成为创业总经理,董俊义、张慧在西北,乔玉青在北京,贾国慧、周昕在上海,王武卫在东北,都成为一方市场的“老大”。他们开疆拓土,领兵一方。2015年西贝着力强化总部,建立西贝赛场之前,贾国龙对各地创业老总真的是“放养”,好似法国历史学家勒内·格鲁塞笔下的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对儿子术赤和察合台说:“你们不必都在我眼前效力。江湖广阔,天高地阔,朕将下令,让你们各自管理一个地区,分营镇守,各守封国。”

这样的局面演化到今天,就是西贝全国13个创业分部和60多个创业支部。  它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创业分部和西贝总部是利益共同体,  创业分部占40%股份,总部占60%股份。创业分部下设创业支部,分部老大、支部经理和分部骨干都持有公司股份。每个创业分部的决策权很大。贾国龙的定位是,老板和大家一起设定方向, 总部赋能,分部各自创造,老板兜底。

张忠其,一位从厨师长变为西安、重庆地区的西贝分部老大。刚当分部老大时,贾国龙一句话让他记忆深刻:“忠其,我对你们最大的支持,就是不管!”

第二个特点,创业分部、支部以分部总经理、支部经理的名字命名。  如:李凤兰分部魏通支部阜成门店,王龙龙分部刘权章支部西单汉光店。一次,国家食品药品安全监督管理局一位领导到西单汉光店考察“阳光餐饮”落地情况,指着西贝门口牌子上写着的“刘权章支部”,问:“你们还有党支部?”刘权章笑着解释:“我叫刘权章,是这家店的支部经理,所以叫刘权章支部。”

谁不爱惜自己的名声?把老大的名字和每家门店、员工的荣辱绑在一起,这招威力很大。尤其西贝赛场开赛后,全国200多家门店各种排名、PK,每位分部老大、支部经理都处于彼此竞争中。听说,贾国龙还曾想让每个分部注册的公司都以分部老大的名字命名。

第三个特点,西贝创业分部打破传统企业按地域划分的方法,即使在同一区域,也可以有多个创业分部同时开展业务。  如:北京和华北地区就有李凤兰、王龙龙、高泽平、张慧琴等四大创业分部;以前上海和华东地区由打下该市场的周昕一家分部独占,2015年后,董俊义、刘旭东、丁波等几个分部也杀入华东,区域不独占,相互比、学、赶、帮、超。

02  13个创业分部,13位老板

西贝有13个创业分部,就有13位老板,13位在西贝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老大”。每位老大的性格、成长背景、长短各异。贾国龙驾驭整个组织的管理哲学不是管控,而是德鲁克提出的“目标管理,自我控制”。在战略方向一致的前提下, 每位分部老大不只是听命行事,而是自己决定必须怎样做。  于是,30年来,西贝这台戏不是老板贾国龙在“单挑”,而是一群创业老大在市场上“打群架”,是“集体创作”。

西贝很多创新都是总部设定方向,分部蹚出来的。比如2010年前西贝全是街边店,进不了shopping mall,为什么?当时都觉得西贝店面面积小于600平米就不挣钱,周昕上海金桥店一开,西贝二代店被验证成功。王龙龙创造出来的、被称为“厨房里的餐厅”的如今西贝主力店面三代店,则被贾国龙称为“神来之笔”。

贾国龙喜欢“场”这个字。老板就是造一个“场”,梦想“场”,文化“场”,制度“场”。 “你们玩儿吧,创造性地玩儿。下面人真比我会玩儿。”

在一个“场”里,有跑得快的,有跑得慢的,如果大家行动不一致怎么办?

这就好比班里有13个学生,水平有高有低,行动有先有后,千万别要求‘1、2、3,齐步走’! 西贝的赛场机制,就是‘前边有肉,后边有狼’,在这个‘场’里,大家比、学、赶、帮、超,最后组织整体进步就行。

“你不怕山头林立?”我追问。

“他们都是股东,我防他们干什么?我就需要他们做大, 要有山头,不要有山头主义就行了。”  贾国龙说,“每个分部都有自己的番号,每个分部老大都要用自己的个性打动人。我们就是要无数个老板、无数个老大。水浒一百零八将,个性一个和一个不一样,但都是梁山好汉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